摘自靜心與健康上集 

在蘇聯,有一個天才攝影師克裏安,他可以照出人的能量……他一生都在研究照相術,他使用非常敏感的板子和非常敏感的鏡頭來找出以平常的眼睛和儀器所找不出來的東西。甚至連他本身都感到很驚訝,他能夠在他的照片裏看到至少六個月之後會發生的事。如果他用他特別敏感的板子照出一張玫瑰花蕾的照片,那張照片所顯示出來的並不是一個玫瑰花蕾,而是一朵玫瑰,明天將會成為一朵玫瑰,其它的照相機沒有辦法做出這樣的奇蹟。首先,他本身覺得很困惑,那個高敏感度的板子怎麼能夠照出那個尚未發生的東西,而當隔天那個花蕾打開,它剛好跟照片所顯示出來的一樣,完全沒有差別。然後他又有進一步的發現,他發現有某種氛圍(aura)圍繞著花蕾——只是一個能量的氛圍,而那個氛圍可以決定那個花蕾要如何張開。那塊高敏感度的板子能夠照出能量氛圍的照片,那是我們用平常的肉眼所看不到的。然後他開始研究疾病,他在蘇聯的醫藥界創造出一個革命。

  你不需要先生病,然後再被治癒。你可以在你甚至不知道那個病之前就被治癒,因為克裏安的照相術可以顯示出在你身體的哪一個部份將有疾病會發生,因為在你的身體發病之前,那個能量的氛圍會先生病,而它的發生是在六個月之前。它跟你的宇宙無意識有關連。透過催眠和較深的實驗,你可以找出將會發生的疾病,它們可以提早被治療,因此小孩子可以活得更快樂。

  有很多心理分析學家在探討,為什麼除了少數幾個地方之外,全世界所有人的生命都大約在七十歲,因為在印度的克什米爾有少數幾個部落——現在那個部份已經被巴基斯坦所佔據,那塊地方很小——在那裏的人常常都活到一百三、四十歲,或甚至一百五十歲。即使到了一百五十歲,他們還是跟年輕人一樣充滿活力,他們從來不會變老,直到他們死為止,他們都保持年輕……心理學家一直想找出那個原因,為什麼在少數幾個地方,人們可以那麼長壽,而在世界上大多數的地方,人們的壽命都只有大約七十歲。

  它似乎只是一個心理的制約。好幾個世紀以來,我們都一直被灌輸這樣的概念:大約七十年,我們就會結束我們的人生。那個制約是那麼地深,以致於你的死並不是因為你的身體沒有能力再活下去,而是因為你的心理堅持說:“遵循傳統,跟隨群眾。” 在其它每一件事上面,你都跟隨群眾,所以很自然地,在這個點上,你也會跟隨群眾的心理。

  科學家說人的身體至少能夠活三百年。就好像它在七十年以內繼續更新它自己,事實上它能夠繼續到三百年,但是那個制約必須被改變。關於如何改變這個制約,科學家們以不同的方式來思考,對他們來講,那個改變的過程將會花一段很長的時間,他們認為那個制約的程式存在於身體的細胞裏,所以除非我們能夠分裂人類的細胞,就好像我們在分裂原子一樣,然後再重新設定新的程式——那似乎還離得很遠,因為甚至連基本的工作都尚未開始……"

我們的小孩可以活得更長,我們的小孩可以活得更健康,我們的小孩可以活得不要有老年。這一切都是可能的,我們必須去達成它,然後昭示給全世界,但是如果這些催眠的方法被政客拿去使用,用在他們自己的目的上,那是很危險的。我們可以幫助人們免除很多種疾病,因為幾乎有百分之七十的疾病都是心理的,它們或許是透過身體來表達,但它們的發源地是在頭腦裏。如果你的頭腦能夠全然相信疾病已經消失,你已經不需要去擔心它,它已經不復存在,那麼疾病將會消失!

  頭腦具有強大的力量可以淩駕在身體之上,頭腦可以指揮你身體裏面的每一件事。藉著改變你的頭腦,有百分之七十的疾病可以被改變,因為它們是從那裏開始的,只有百分之三十的疾病是從身體開始的。比方說,你從高處跌下來,然後骨折,那個骨折沒有辦法藉著催眠而得到幫助,藉著催眠說你沒有骨折是不可能的。即使施以催眠,你的骨折還是存在。骨折從身體開始,而身體是沒有辦法被催眠的,身體有它自己運作的方式,但如果那個過程是從頭腦開始而延伸到身體的某一部份,那麼它可以很容易就被改變。

  有很多宗教在利用它。在印度有很多宗教——回教這樣做,西藏的宗教這樣做,緬甸的宗教也這樣做……在火上跳舞而不會被燒到。但這些人並不是平常的人,他們是和尚。有很多年的時間,他們被催眠了,這件事已經固定在他們的無意識裏——認為火不會燒到他們。但是要記住,只有百分之七十!"

所有的問題都是心理身體的(psychosomatic),因為身體和頭腦並非兩樣東西。頭腦是身體的內在部份,而身體是頭腦的外在部份,所以任何事都能夠從身體開始而進入頭腦,反之亦然,它也能夠由頭腦開始而進入身體,它們是分不開的,它們之間並沒有明確的分隔。

  因此所有的問題都有兩面,它們可以透過頭腦來處理,也可以透過身體來處理。直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出現了兩派人士,有一些人認為所有的問題都屬於身體——生理學家或行為學派的人,他們去處理身體,當然,有百分之五十的個案他們會成功。他們希望說,隨著科學的進步,他們就能夠成功得更多,但是他們的成功率將永遠沒有辦法高於百分之五十,它跟科學的進步無關。

  另外一派的人認為所有的問題都屬於頭腦,這跟第一種是同樣地錯誤。基督教的科學人士、催眠師和心理治療家,他們都認為問題屬於頭腦,他們也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可以成功,他們也是認為遲早他們的成功率將會增加,那是荒謬的,他們的成功率沒有辦法超過百分之五十,那是他們的極限。

  我自己的瞭解是:每一個問題都必須同時從兩邊一起來處理,它必須同時從兩個門來攻擊,兩面夾擊,這樣的話,人才能夠百分之百被治癒。當科學變得很完美,它將會從兩方面來運作……

  首先是身體,因為身體是頭腦的大門。而且因為身體比較粗糙,所以它可以很容易被掌握。首先身體必須去除掉所有累積的結構。如果你長久以來都一直覺得你是虛弱的,那麼那個概念一定已經進入到你的身體,進入到身體的結構裏。它必須先從那裏解除,你的頭腦必須同時被激勵,好讓它能夠開始向上移,能夠開始拋棄所有使它下沉的重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胖蠍子的分享 的頭像
胖蠍子的分享

胖蠍子的分享

胖蠍子的分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